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午夜怪谈 >

情挑妈妈生

时间:2022-09-06 04:1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鬼王到了一处,乃是大城市。

这城市妖气冲天,牛鬼蛇神甚多,鬼王也为之皱起眉头,不知从何着手。

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,他睡了几百年,显然已是太松懈了,以致让那些大中小鬼都有机会抬头肆虐,把社会弄成这个样子,看来他也要费好多年才能从头收拾了。

他总是要有一个开头,就向一个妖气最盛的地方着手。

那里乃是一座大规模的夜总会。

这些地方,乃是不见太阳的地方,最合冤鬼出没其间。

鬼王摇身一变就变了一个富家公子,驾着一部劳斯莱斯汽车登门。

本来劳斯莱斯汽车都是由司机驾驶,以显排场的,自己驾驶,会使人误会他就是司机。

但是这车就不同,这一部不是四门,而是只有两门的跑车格,就不是司机所驾,而且比用司机更有派头。

连跑车都用劳斯莱斯,其阔绰可见。

鬼王把车交由代客泊车的人员去泊,便迳自走进去,与他一起进去的还有两个打扮新潮的青年人。

他的鬼眼一看,就看穿了这两个不是人,而是两个冤鬼,只是两副皑皑白骨架撑着一身衣服。

这两个冤鬼却是有眼不识泰山,鬼王来了他们还不知道,也是因为鬼王睡得太久,以致没有了王管。

他们还以不屑的神情看着鬼王。

他们也因为在人间留恋已久,当了自己是人了。

他们在想,有钱又有什么了不起?有钱要在这些地方冤枉地花,他们却是来这里赚钱的。

他们要女人,亦是免费,有钱人来这里找女人,却要出钱。

鬼王也很讨厌这样的心态,当下一聚灵气,劲力直透。

那两鬼立即觉得不妥。

鬼王受到服务员的殷勤招待,那两鬼也是因为很熟,所以也是得到熟络的招呼。

不过鬼王给招待进了贵宾房,这两人却是直奔洗手间,看似赛跑。

这里的洗手间虽然不臭,但是享受当然大有分别,而且他们也不是来享受,他们乃是肚子剧痛,急急要找洗手间解决,迟一些也可能要换裤子,而厕所并无裤子可换。

他们各占一个厕间,就狂泄了起来,就象比赛谁泄得多。

两人也隔着板壁在互相埋怨,不知吃错了什么。

他们曾经拿着前面那件东西与他人斗射得远和多,用后斗比赛多产倒还是第一次。

他们泻清了出来时经巳腿子发软,出去找到有相熟客人的贵宾房就分头进去,在沙发上躺下来。

他们也不好意思说是泻过,因为人家在饮酒吃水果,他们说大便就不雅,所以他们都说赌了一个通宵未睡过,此时来歇一歇。

他们的女朋友也来探过了。

他们的女朋友都是在这里做妈妈生的,也即是等于舞厅的大班,专管小姐们。

不过这一代的妈妈生却有很多是如小姐般年轻美丽,甚至美丽远胜过小姐的。

这两个就是,所以他们来这里不必付钱,他们亦可以享受客人享受不到的女人。

这两个鬼,一个叫阿生一个叫小白鲨,他们做的生意是向小姐们推销各种迷幻药。

她们的女朋友,一个叫云妮,一个叫苏菲,来探一探就走掉了。

她们正忙得很,就是忙着招待鬼王。

鬼王非常豪气,一个人坐一间贵宾房,却似乎随便地选中了云妮和苏菲这两个妈妈生,叫她们有小姐就尽管叫来坐,这使场面甚为热闹。

那些小姐们都是非常喜欢鬼王,因为鬼王还有非常英俊的外表。

有钱人来这里多的是,多数是有钱而难看,英俊的男人也有不少,却没有钱。

有两者的优点而没有两者的缺点,那真难得,就连云妮与苏菲亦是心动起来了。

鬼王虽象是目迷五色,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似的,其实心中仍然清醒。

他冷眼旁观,就知道云妮舆苏菲已经变成了半人半妖,就是受了阿生兴小白鲨的迷惑,帮助把迷幻药供应给小姐们。

她们以为自己很世故,实在又是很无知,也不知道小姐们的堕落、自杀都是因为此药而起。

鬼王决定要把她们所受的迷惑除掉。

两个女人,只有一个鬼王,那不够,于是鬼王的“老友”来了。

鬼王说他还有一位老友要来,不久这位老友就来了。

这实在是鬼王的一个化身,而这个化身又是另有一番豪气,既英俊又壮健。

这倒使那些女人们目迷五色了。

她们也不知选哪一个才好,其实也不是由她们选,她们只是希望其中一人带她们出外,付钱上床,却不知选哪一个作希望的对象。

不过任何一个都是好的。

鬼王与他的“老友”坐到接近打烊时分,每人带了五位小姐出去宵夜,他们也各邀云妮与苏菲一齐去。

云妮和苏菲亦去了。

有这么大的客人当然要应酬一下,而她们自己亦是感到甚为吸引。

十四个人去宵夜,场面也真热闹。

阿生与小白鲨则还是在发软,饮了些酒后更不妥。

他们分别随两帮人去打牌,到了打牌的地力又是在沙发上躺下来睡觉。

鬼王则是精神奕奕,吃过宵夜之后就分手了。

鬼王与他的老友各拥一个妈妈生走,却派钱把小姐们遣走了。

小姐们不必陪上床亦可以得到上床的代价,也是皆大欢喜。

她们多数都是去组局打牌,而这豪华的事亦成为话题,很快就传开了。

鬼王则是与他的化身分别跟随云妮与苏菲回家。

他们对云妮与苏珊说,只是对她们感兴趣而不要那些小姐们,云妮与苏菲居然亦答应了。

她们还把鬼王带回自己的家,那是破例的事,因为即使肯做这个,通常也只是到别墅去开房而已,自己的家不招待客人,而且自己还有阿生与小白鲨随时会来。

但是鬼王就是不可拒绝。

鬼王的正身把云妮带回家。

云妮是一个娇小的女人,她用门匙一开了门,鬼王就把她抱了起来,抱入屋中。

她呱呱叫着抗议,怕鬼王会抱不住而使她跌到地下,但是鬼王显然有十足的气力,她就放心,而且觉得颇为受用,她的男朋友阿生就没有力气如此把她抱来抱去,事实上长大之后也从未有男人如此有雄气的表现。

鬼王直把她抱入睡房。

这路并不长,因为云妮住的是一个很小的单泣,只是一房一厅、一厨一浴,这个年头的居室细小到鬼王也不敢相信。

两步就已进了房中。

云妮又抗议起来,她说∶“不要那么急,我们先洗澡呀!”

“很好,”鬼王说,“干净一些也好,我们一齐洗吗?”

“好呀,”云妮说,“你放我下来脱衣服!”

鬼王把云妮放了下来,云妮也甚为温柔,先行为鬼王把衣服脱下来。

她一看到鬼王的身体就更加着迷,鬼王那件东西又够斤两,形状又好,颜色也是一流,简直是一件艺术品。

她把他一推,说∶“你先去,快些!”

鬼王先进去。

那浴室封甚小,里面只能够淋浴而已,人是要站着的。

她跟着也进来了,也脱光了衣服,但套上了一顶胶浴帽保护住头发。

她还是有青春,所以身裁也是甚佳。

他们站在一起洗澡也相当挤逼,想不揩揩贴贴也不能够。

而她也很体贴,还为他洗一遍。

当她蹲下来为他洗的时候,更是爱不释手。

冲净了肥皂之后,鬼王忽然把她一抱抱了起来,她又叫,但鬼王又很够气力。

他把她抱起了又放下,却不能完全放下,因为有那件东西正以高度兴奋状态撬住。

她说不要,却是身不由己就套入了。

云妮到非常的满载,而身子悬空她亦是没有试过。

她虽娇小,也是有近一百磅重,一个男人要抱着近一百磅重的东西而如意地抽送,这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勉强地做,就大家都辛苦。

鬼王做得使她最满意的就是能够挥洒自如,她只要用手轻轻搭住他的肩,腿子箍住他的腰就可以了。

她就这样达到了一次高潮,鬼王还是没有溃败,他又把她抱了出来,进入睡房,就把她放在床上。

云妮说∶“还没有抹干身子呀!”

他却吃吃笑着不理,其实也是不需要抹干身子的,他们在床上滚了几滚,身上的水也被床单吸去了,根本上亦并不是那么湿。

云妮又是一再达到高潮,她从来未有那么畅快过,这一次她是得到了人生的真乐。

后来,鬼王一阵跳动,就把精子留下。

其实他是鬼王,并不是人,他是没有精子生产,也没有得留下的,他只是制造了一种幻觉,使云妮以为他是个风流的鬼王,也专管风流事,他也是乘机享受一下了。

云妮拥着他,幽幽地说∶“你真可爱!”

鬼王说∶“小白鲨给我两粒药,他叫我放在你的饮品里面,你会不由自主,又会更享受!”

“那是什么药?”云妮不由得大为好奇。

她是阿生的女朋友,阿生与她行事之前总给她吃他所卖的药,是使她飘飘然,但是并没有这一次那么享受。

“原来小白鲨有此阿生更好的药?”

鬼王说∶“我没有用,我看实在也是差不多的,你清清醒醒的时候应该更享受!”

鬼王留下一些钱离开了,云妮还是懒洋洋地躺在床上,想着。

她想到原来不服药更好,那么她又何必多此一举?也许她不需要阿生了!

当然,事情实在又并不是这么简单的,假如这样一说就可以戒掉,那毒品问题就不严重了。

这实在是鬼王利用他的法力把缠住她的魔障打走了,鬼王又不方便言明,所以对她这样说。

在另一方面,鬼王的替身也是同时在和苏菲行事,这乃是鬼王的双重享受。

鬼王的替身(其实也是鬼王)跟苏菲回家,就把她拥住了。

苏菲则是一个不同的女人,她比云妮高大健硕得多,而她的反应亦是不同。

鬼王的本领高强,当然明白她的需要。

他抱着她轻轻地吻,又吻耳朵又吻颈子,这却是苏菲从未得到过的温柔手段。

她与小白鲨行事的时候,小白鲨总是一脱就脱光,跟着就在她的乳房上乱搓乱捏,那使她并不舒服。

不过小白鲨总是先给她吃了药,药力发作了之后,她就飘飘然可以享受了。

她仍是嫌小白鲨时间太长,不过男人时间支持得长乃被视为一种光荣,她就没有理由要去加以抗拒了。

她也从来没想到调情之事原来越轻就越是敏感,而且吻亦不是要吻嘴唇。

她也有教小姐们床功的秘诀,但那只是用以讨好男人的秘诀,她们的客人是男人,她这时才发觉她并不知道男人讨好女人的秘诀是如何,她亦不知道男人是可以讨好女人的,她还以为男人够长大和够久就是最佳的条件,原来还有其他。

苏菲本来是很注重洗澡的,她却也没有坚持了,她不想这美好的享受中断。

鬼王是一面挑动她就一面把她的衣服除去,也把自己的衣服除去。

苏菲本来的身材也是足以骄人的,但是看到鬼王那件东西却叹为观止。

她也阅过好些男人,就都没想到原来男人之中也会有美感。

鬼王也是强者,也能支持很久。事实上鬼王要的话,还可以支持无限长时间,但他不需要把那么长时间拿出来,他是用了如小白鲨差不多的时问,不过他不同的乃是在有计划地使用。

小白鲨的做法乃是不断地狂抽,冲到苏菲觉得难堪,求饶起来,他就引以为乐,他认为如此才是对一个女人征服。

但鬼王则不是如此,是在在苏菲一到高潮时就暂停,等她敏感过后才继续,这样每一高潮一停。

苏菲也是这时才明白,自己原来是那么容易得到高潮。

她听说女人高大就特别需要长时间,此时她才知道并非加此。

原来她不满意的是对方太久不停,即使时间很短的男人也能满足她的,只要在她高潮的时候停一停,不停她会觉得麻痹。

就是这样,鬼王用了并不多的时间与及不多的气力,也使她完全满意了。

鬼王也是作一结束。

鬼王做这两件事情倒也颇有意义,给她们上了实际的一课性教育。

她们看书的话,恐怕看一辈子都不明白自己的需要。

这事的教育法就难在并不是人人相同,如不是细心地去试出研究,就不会明白,也浪费了努力,有如得到美食而不懂如何吃法。

她与鬼王躺在一起,也是大赞鬼王使她舒服。

鬼王又说是阿生给了他药丸,不过过没有用,清醒时她会觉得麻痹。

这使苏菲想到,她以后是不需要药了。

她就是因为总觉得不到满意而寻求麻醉,既然知道了秘诀,就不必了。

当然,要戒也不容易的,也是鬼王使用法力把缠身的魔瘴为她除去。

鬼王走了后,苏菲还躺着回味。

这边厢,那些小姐们打牌也会互通电话,她们很快就把消息传遍∶云妮兴苏菲给那二个阔客带走。

这事终于传到了阿生和小白鲨耳中。

他们忽然不软弱了,大怒跳起身,分头去找云妮和苏菲。

他们各在她们家找到,仍是云雨后躺在床上。

他们大发脾气。

云妮说是小白鲨害她,给那客人药丸,苏菲则说是阿生害她,给了那客人药丸。

这事面子悠关,小白鲨在苏菲的床底下找出刀子来,去找阿生算帐。

他到了街上,就遇到了阿生,阿生比他先来一步,也是带了刀子找地而找到来了。

两人就在街上打了起来,大家都是功力悉敌,结果是一齐中刀,刀子都插进了对方的胸部。

他们不肯拔出,也无力拔出,就这样一齐倒下来,死去了。

他们的魂魄升起,就给鬼王一手拿一个拿住,赶回地狱去受刑。

这之后,云妮与苏菲都不干了,一个时期之后就嫁了人,两人都从良了。

鬼王则是在叹息,这些事情还是人多,他管之不了,又不能不管,只好到处去管,见一件就管一件。

他是永恒不灭的,也许终能把坏鬼捉尽。

– 终 –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