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午夜怪谈 >

粤女阿娇

时间:2022-09-20 04:3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(1)

2000-3-11 saturday阴,小雨

今天搬家。

一只箱子、一台电脑、一桌一椅一床┅┅便是我的全部家当。

心情蛮愉快,可惜天气很糟糕∶淫雨霏霏,连绵不绝┅┅小货车的雨刷子吱吱哑哑,在挡风玻璃上刷出一片可视围┅┅其形状犹如打开的折扇。

古时的风流才子喜携折扇。扇面上或写花鸟,或泼山水,或绘仕女┅┅而我的“扇面”里,出现的,是悠长的雨巷,和一道道水磨青砖墙。

这里是广州荔湾,但老广州们仍固执地称之为“西关”。

西关自古繁华,为富绅巨贾聚居之地。

明朝文人黄佐说∶“东村,西俏,南富,北贫。”意即∶广州┅┅东边的居民朴素,西边的人家时髦,南边富庶,北边贫瘠。

清时,衙门口设在东山,所以东边的人家忽然之间牛了起来。但西关习性未改,奢华依旧。

于是,又有“东山少爷,西关小姐”之说。

沧海桑田,星移斗转。眼下的广州被摩天大楼覆盖,被现代文明制造的乌烟瘴气终年笼罩┅┅

只有西关,还默默地维护着一缕昔日的风彩。

趟栊门依然,酸枝木窗棂依然,络绎的南洋骑楼依然┅┅一切景物在灰色的细雨中散发着幽幽古味┅┅

这也是我,一个学中文的后生,执意要搬来西关落脚的原因。

搬家前,我看过房子。是那种标准的三间两廊的“西关大屋”。我住在最里面,要经过官厅、天井、神厅┅┅和内堂。

遥想很久很久以前,这座大屋的主人必然是鲜衣怒马,妻妾成群┅┅正应了那两句唱词∶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荣华富贵一朝休!”

我很喜欢这里的环境,可是,我不太喜欢新房东。

我往屋子搬电脑时,冷不丁地瞅见他,阴阴森森地,站在窗户后面。两粒黄浊的眼珠子嵌在深陷的眼窝里,直勾勾地盯着我┅┅令我周身不自在。

(2)

“托┅┅托┅┅托┅┅”门外传来一阵轻俏的木屐叩地声。

我睁开眼睛,一片泛着白光的水雾在房子里弥漫。紧接着,房门“吱呀”一响,有人进来。

我想问是谁,但我的嗓子眼儿象是被棉花团堵住了,做声不得;我想翻身下床,但四肢无力,象被抽了筋,剔了骨头,我只能惊出一身冷汗!

┅┅

又听见门拴落下的声音。

这时,眼前水雾渐散,如叠画般淡化至一个年轻女子。

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∶清新秀丽。

二十来岁,一张不施脂粉的瓜子脸,挽了一个蓬松的发髻,穿着一身玄色丝罗,衣衩很高,露出雪白的薄纱长裤,内美依稀,一对踝骨秀美、关节凹凸的纤脚,踏着一双小巧玲珑的木屐。

我目定口呆┅┅

我还发现,房间里不知何时,多了许多古色古香的摆设。

镂花雕凤的梳妆台、襄金嵌玉的西洋挂钟、墙上悬垂着装裱精美、字迹娟秀的条幅、酸枝木高背椅子上,放着一个盛满了热水的小木盆┅┅我的电脑呢?哪儿去了?

这个好看的女人┅┅是谁?

莫明其妙┅┅简直┅┅不可思议!

然后,那女人背对着我,轻轻款款地宽衣解带。

我知道,子曰“非礼勿视┅┅”但我嗓子哑了,无法出言阻止;身子瘫了,又不能夺门而出;只剩下一双眼睛,可我又不意合上。

只见女人在弥漫的雾气里┅┅缓缓赤裸。

很显然,她是标准的马来人种,具备以下特征∶肩膀削瘦、腰肢纤细、臀部浑圆饱满、腿长且笔直、蜜色的皮肤如缎子一般光滑。

她用丝巾蘸水,擦拭自己的身体。她的动作十分温柔,充满了自怜自惜的意味,在她轻舒手臂时,她的轮廓曲线亦在柔媚地变化着,两片薄薄的肩胛骨微微蠕动,产生出一种令人销魂的韵律。

接着,她转身,向我走来┅┅

我的心蓬蓬狂跳,大气不敢出,眼皮不敢眨。

但,奇怪的是,她好象无视我的存在。她神态从容地,侧坐于我的身畔,然后,抬起骼膊,松解发髻。

我怀疑,眼前的一切是梦境。于是,我使劲地咬嘴唇┅┅结果,不觉得痛,这证明了我的确是在做梦。

可是,这场梦为何如此真实?

我能嗅见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,就连她那茶褐色的、稀疏的腋毛亦清淅可见,还有她那花期正旺的乳房,是两座标准的圆锥体。

我想,这就是色情小说里经常提及的“竹笋奶”吧!

忽然,墙上的挂钟镗然轰鸣。

我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,所以,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。脑袋里“嗡”

了一下,眼前一黑,紧接着一亮┅┅

┅┅

消失了,所有的┅┅都消失了。

窗外天色泛白。

我的奔腾安安静静地,呆在破桌子上。昨天夜里我忘了关电源,此刻,彩显里不停地变幻着铁达尼屏保。

(3)

2000-3-12 sunday阴,小雨

做了一个荒唐的┅┅绮梦。

梦中的情景分外逼真!

可惜啊,我的眼睛不是摄像机,无法留下伊人的倩影,只能赖在被窝里,再三回味,揣摩不已。

礼拜天,不用开工。原计划去电脑城溜达溜达,可外面还在下着雨,只好作罢。

窗外天色阴霾,细细的雨丝斜织成一张雨幕,笼罩着黑色的屋脊,颇有宋词的意味。

我想,从前,此时,空气里应该飘荡着饭菜的香味,偶尔还会传来孩童的追逐嬉戏声,如鸟群啪啪地扑动翅膀,在我耳畔飞过,又倏地去远┅┅对了,少不了穿木屐的女人,她们裸着干净的脚踝,利落清爽地走来走去,如果其中有人回眸,那必然是昨夜入梦的女子。

我忽然兴起了去拜访房东的念头。虽然我不太喜欢他,但,象他那种年纪的老人,肚子里一定藏有许多鲜为人的故事。

比如,关于这座西关大屋的故事┅┅

于是我披衣下床,匆匆洗漱,推门而出。

我来到房东的门前,举掌拍门┅┅

却无人回应。

房门虚掩着,我轻轻一推,门板发出一阵“吱吱哑哑”的声音,然后,一股潮湿腐烂的霉味扑面而至,我下意识地捂住鼻子。

我迈过高高的门槛,嘴里喊着∶“阿伯┅┅你在吗?”

阴森黑暗的房子里回声跌宕,依稀看见迎面的一堵砖墙上,挂满了巨大的镜框。镜框里襄满了大小不一、参差不齐的相片。

如果我不是住在这儿的话,我会怀疑,我来到了┅┅殡仪馆。

屋顶有天窗,清冷的光柱斜射,映在镜框玻璃上,激起一层泛光。我的眼睛藉着这点儿微亮,四下里搜索┅┅

看不见房东。

其实,这房子里压根儿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。

正待转身离开,但,墙上的那些相片激发了我的好奇心。我走向墙角,由右而左,举目浏览┅┅

都是些布满了霉点的陈年老照,而且,相片里大多是戴着礼帽、穿着马褂、撑着文明棍的人物。也有一部分凹目厚唇的女性┅┅她们正襟危坐,眼神呆滞,好似一尊尊蜡像。

忽然,我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!

刹那间,我的血液凝结不流了,一股令人麻痹的寒气传遍我全身。

是我疯了?眼花了?又在做梦?

不┅┅不┅┅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她┅┅就是她!那张俏丽的瓜子脸、那包含哀怨的眼波、那蓬松的发髻┅┅

更要命的是┅┅此刻,有人无声无息地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“谁┅┅!”我惊叫!触电般转身!

只见房东跟一具僵尸似的,矗立在我的身后。

我满额冷汗∶“阿伯┅┅原来是你┅┅吓死我了!”

对方好象没听懂我的国语,用广东话质问我∶“你来哩处做乜野?”(你来这儿干嘛?)

我惊魂未定,连说话都不利索了∶“与乜野,黎探下你老人家嗟。”(没什么,来看看你老人家┅┅)

房东狐疑地瞄我一眼,淡淡地说∶“有心了,坐吧。”

我嘘出一口长气┅┅

我坐在椅子上,假装不经意地询问∶“阿伯,这些相片┅┅”我指了指身后的镜框∶“系唔系你屋企人?”(是不是你的家里人?)房东从口袋里掏出一包“红双喜”,取了一支,叼在嘴角,他并不回答我的问题。

很显然,我的来访不受欢迎。

我不死心,又站起身来,抬头张望。我自言自语∶“哗!阿伯┅┅你屋企人都够晒威水┅┅”(你的家人可够威风的┅┅)

说着说着,绕过八仙桌,来到房东身畔∶“阿伯,可不可以话我知┅┅ 系边个?”(阿伯,可不可以告诉我,他是谁?)我的手指着一幅单人照,照片上站着一位还没剪辫子的满清遗老。

房东扭头看了看,终于开口,说∶“ 系我太公,呢间屋就系 起既┅┅”

(他是我的太爷,这间大屋就是他盖的┅┅)

我心中一喜,看来我这招“投石问路”见效了。

于是我明确地指向目标∶“甘┅┅ 又系边个?”(那┅┅她是谁?)房东眼角掠处,象是被香烟烫到了手指,身子一颤,然后怒气冲冲地吼道∶“后生仔,问甘多野做乜?食饱饭等屎屙咩?”(问这么多干嘛?吃饱饭拉不出屎吗?)

我也不客气了,索性拍了拍老家伙的肩膀∶“随便问问!不意说就算了,干嘛发脾气?”

房东瞪着我∶“你讲乜野话!”

我冲他大叫∶“什么‘乜野话’,广东话罗!”

眼见他满脸茫然的样子,我哈哈大笑┅┅大笑声中,我头也不回,离开了房东和他的“殡仪馆”。

雨还在下,但天色已经放亮了,可我心里的疑问,什么时候才能澄清呢?我还会梦见她吗?

(4)

我变成了一只悬挂在墙上的风筝。

虽然我心里清楚∶这是在做梦,但我还是很诧异,我什么时候练就了一身这么漂亮的轻身功夫?

房间里弥漫着一股似麝非麝的香气,吸入肺腑,令我神智恍惚,飘然欲仙。

这股香气来自一杆做工精致的珐琅烟枪,这杆烟枪被一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头儿握在手里。

老头儿面貌清,须发银白,身穿黑衣黑裤,白袜子。他在床上侧卧,嘴巴含着烟管,深吸一口,他的胸脯随之起伏、歙动┅┅然后,两股白烟如两条小蛇,钻出他的鼻孔。

这时,只见一双甲尖柔圆而带珠泽的手,端着盖碗茶,送到老头儿的嘴边。

老头儿就着碗沿儿,唏溜一呷,接着,就势握住端茶的手儿,说∶“阿娇,你的皮肤越来越滑净了┅┅”

原来,昨夜在我梦中出浴的靓女叫做┅┅阿娇。

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阿娇是这糟老头子的小妾,而这个糟老头子,我好象在哪儿见过。

哦!想起来了,是在那些┅┅老照片里!

┅┅

嘿嘿┅┅TMD┅┅我活见鬼了!

“老爷,听讲大铁桥通车了,我想去趁趁热闹┅┅”阿娇的声音象一碗冰冻蔗水,又甜又润。

相比之下,老头儿的嗓音显得喑哑、浑浊∶“有什么好看,桥通了,你老姆就没生意做了。”

我心忖∶如果他们所说的“大铁桥”即广州海珠桥的话,那么,此刻的我,当是置身于1933年!

但闻阿娇开口道∶“老爷说的是,所以,我想拿些钱给阿妈┅┅”

老头儿长眉一挑∶“拿什么钱?我送给你们家的彩礼,你老姆一辈子都吃不完!”

阿娇赶紧细声回应∶“其实┅┅拿不拿钱给她不紧要┅┅我是回去看看她老人家┅┅”

老头儿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∶“好啦好啦!去吧去吧!免得蛋家婆说我陈炳不近人情。”

听到这里,我骤心念一动∶陈炳,这个名字好熟悉啊!我肯定是在哪儿听说过,又或者,在某本书上见到过。

我决定明天去图书馆,查阅1933年前后的资料。

“老爷┅┅你┅┅”耳畔传来一声娇呼。

抬望眼,但见那老头儿的手指顺着阿娇的骼膊肘,一路往上┅┅去解她的衣衫纽扣。

老头儿┅┅还是叫他陈炳吧,嘿嘿地淫笑着,说∶“老爷我今天很有兴致!

来,把衣服脱了┅┅”

床头摆放着一盏镏金烛台,烛台上燃着一支硕长的红烛。阿娇的影子随着摇曳的烛光在青色砖墙上晃动,她默默地脱去衣裤,默默地躺下┅┅而陈炳却坐了起来,他那贪婪的眼神在阿娇的裸体上徘徊。

“啧啧!真是好身材!真是百看不厌啊┅┅”陈炳一边赞叹,一边下手。

他以青筋怒绽、骨节暴凸的手掌,在阿娇的美乳上摩挲∶“唔┅┅又结实,又够弹力┅┅”

突然,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阿娇的奶头,使劲往上一揪┅┅“啊!”阿娇吃痛,打喉咙里发出一声尖叫。

“不准叫!”陈炳揪着奶头不放,同时,左手滑向阿娇的下体┅┅阿娇紧紧地并拢双腿。

“怎么着?不让我摸?”陈炳呼哧呼哧地喘粗气∶“好,你个小骚货┅┅”

尖尖的指甲挠了挠阿娇的乌黑阴毛,然后拈住弯弯曲曲的一根,用力一拔!

痛得阿娇身子弓起,却不敢叫唤,死死咬着嘴唇,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“舒不舒服?”陈炳咯咯怪笑,笑得胡须乱颤∶“快点叉开腿┅┅快点!”

阿娇痛苦地合上眼帘,然后无奈地┅┅松开了两条长腿。

她的阴户非常白净,有异于皮肤的蜜色,两片柳叶似的阴唇又薄又嫩,紧紧地抿着,竟然不见缝隙。

陈炳盯着阿娇的阴户,呆了半晌,最后嘘出一口长气,说∶“可惜呀┅┅可叹!怎么我后生的时候,没能撞见象你这样的女人?”

叹罢,颤颤巍巍地侧身而卧,脑袋枕在阿娇的大腿上,张开嘴巴,露出黑黄疏松的牙齿,吐出舌头,狗一般舔食。屋子里响起一串“吧唧吧唧”的声音。

这声音,令我感到恶心。

我居高临下,瞥得真切,只见陈炳眯缝着眼睛,满脸陶醉地又舔又吮,口水顺着他的胡子往下淌,在丝绸被面上聚了亮晶晶的一滩。

就这么“吧唧”了十来分钟,陈炳忽然欠起上身,剧烈地喘息∶“阿娇┅┅去┅┅把你的宝贝拿来┅┅”

阿娇象是被蛇咬了一口!猛然睁眼∶“老爷┅┅不要┅┅”

“你┅┅你敢不听话?”

阿娇蹙着眉头,打开床头柜,从里面取出一样我从未见过的东西。那东西也不知是拿什么做的,形状象一只长尾巴鸟,准确点儿说,象喜鹊。

阿娇把“喜鹊”递给陈炳时,手腕有点哆嗦。

陈炳却眉开眼笑,拿在手里,掂了掂分量∶“这宝贝是我托东洋人买的!买了十几个,每个老婆送一个┅┅”

他握着“喜鹊”的脖子,使尾巴朝上,轻轻摇晃∶“不过,数这个最大!你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我最中意你啊!”

这时,我终于看出了门道。那东西┅┅不过是一个造型较为趣致的女性自慰器。又弯又长的“喜鹊”尾巴酷似男根,而脖颈则是握手的把柄。

“过来┅┅帮我脱裤子┅┅”陈炳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,脑袋下面垫了一个青瓷凉枕。

阿娇一声不吭,帮他脱下长裤,和月白色裤衩。

只见陈炳的腿干瘪细长,活象两根晾衣服的竹杆,至于垂在中间的话儿,比蚯蚓大不了多少。

“快┅┅快点骑上来┅┅”陈炳挥动着手中的“喜鹊”,兴奋地催促∶“骑上来┅┅萝柚(广东方言,即屁股)举高一点┅┅”

这一招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“69”式,女人屈膝跪跨,屁股正对着男人,身体呈不见 角的“Z”字。

┅┅

此刻的我作壁上观,身不能动、口不能言,只能在心里为可怜的阿娇祈祷。

但,身为生理正常的男人,我又无法去控制自己的怦然心动,尤其是那浑圆、丰润、饱满的臀部┅┅轮廓已臻完美!

我忽然联想到一篇不久前的报道∶说Playboy评定性感女星,以臀围数字作首选条件,结果素有箩霸之称的詹尼弗.洛佩兹荣获冠军。

我心想,如果真有时光隧道,让阿娇现身于当代的话,恐怕,就没“箩霸”

什么事儿了!

然而,令人扼腕的是∶如此美妙的胴体,竟为苟延残喘的老头儿私有;更叫人怒火与妒火齐烧的是∶那老家伙竟以手中之物,刺入女人的体内┅┅“老爷┅┅轻点儿┅┅”阿娇忍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巨大冲击,她的嘴唇颤了几下,象被一股强烈的寒风 灌了似的。

“少讲废话┅┅帮我吹箫┅┅”

陈炳激动得满脸通红,两只细长的老眼眯成了一条缝儿。右手握着把柄,左手抚摩光滑的屁股蛋。忽然举掌一拍,“啪”地一声,格外清脆!

“快点儿┅┅”

阿娇皱着两弯好看的眉毛,无何奈何地埋首,启朱唇,露皓齿┅┅叼起陈炳的话儿。

“哦┅┅哦┅┅爽┅┅”陈炳的老骨头一个劲儿地哆嗦,右手来回抽拉,一下一下地,撞击女人的深处┅┅

那玩意儿又粗、又长、又硬!以东方女人的体质,根本无法承受,所以,我看到两行泪水,溢出了阿娇的眼框。

“怎么样?舒┅┅不舒服?”陈炳却越来越兴奋,喘气声越来越响。

“哗┅┅这里┅┅这里还有一个窿┅┅”原来,他的手指头摸着摸着┅┅摸着了阿娇的肛门。

“这个窿┅┅也是我的┅┅是我的!”他有些歇斯底里┅┅哑着嗓子,吼叫着。然后,顺手抓起撩在一旁的烟枪,黄灿灿的铜烟嘴儿对准了娇嫩的菊花蕾∶“小骚货┅┅小淫妇┅┅我┅┅我弄死你!”

话音未落,那杆烟枪已笔直地┅┅插将进去!

连我的心都随之紧揪,何况阿娇?

她张大嘴巴,脸颊上的肌肉一阵阵抽搐,显然痛苦至极!

就在此时,陈炳一声怪叫,然后,翻了翻白眼,只见他的老二跟装了弹簧似的,突然可笑地翘立起来,紧接着,射出一股浑浊的白浆,正好喷溅在阿娇的脸上┅┅

我感到恶心!我的肠胃蠕动,难受得想吐。

“嗷┅┅”我拼命地往前一跃,身体忽然失重,从高处坠落,重重地┅┅摔在床上。

┅┅

我醒了。

(5)

2000-3-13 Monday 晴

雨总算停了。

好天气本应令人心情愉悦,可我却耷拉着脑袋,无精打采。

这两天,我被古怪的梦魇纠缠,身心疲惫不堪,我一直认为∶我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,我从不相信所谓的鬼神之说,但科学似乎无法解释我眼下的境遇。

或许┅┅历史可以回答我的满腹惊疑吧!

下午,我找了一个藉口,提前溜号了。

我打的直趋图书馆。

在电脑室里,我通过局域网,查阅有关广州近代史的资料。

我选择“查询人物”项,键入“陈炳”┅┅回车,等待结果┅┅三十秒后,显示器上出现了一大堆文本∶

‘陈炳1879~1935

字复生,广东海丰人。少时赴海外经商。

1913年,结识了因二次革命失败而逃亡新加坡的陈炯明。

1917年回国,资助援闽粤军,得到陈炯明的赏识。

1920年10月,陈炯明占领广州,任粤军总司令兼广东省省长┅┅陈炳得其扶助,在广州开设“南洋商行”,富甲岭南。

1922年6月,陈炯明发动兵变;1923年,陈部被逐出广州┅┅在此期间,陈炳营造“复生园”。据史料记载,“复生园”规模宏伟∶“┅┅引水为湖,叠石为山,溪上架桥,圆石铺路┅┅游鱼飞鸟,奇花异卉,千姿百态,穷其幽胜┅┅”

1933年3月,“复生园”失火,化为灰烬。

1934年5月,“南洋商行”倒闭。

1935年9月,陈炳在广州病死。’

看来,这个陈炳就是我要找的陈炳。他建造了穷极奢华的广东第一园复生园。所以,我在其它历史文献上见过“陈炳”这个名字。

从图书馆出来,看表,已经是下午六点。

眺望暮色苍茫的天空,我忽然对那座阴森的西关大屋产生了恐惧感。

在那些国外的恐怖片里,幽灵总是出现于古老的城堡┅┅广州没有城堡,广州只有┅┅西关大屋。

(6)

我终于离开了那座散发着腐烂气息的西关大屋,我来到珠江之滨。

黄昏,夕阳如血,而清澈高爽的天空却一片湛蓝。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暖融融的欲望,弥漫着微风掠过滔滔江水般的┅┅骚动不安。

阿娇长身玉立在大榕树下。她就象老月份牌上的阴丹士林小姐,穿着剪裁合体的绛红旗袍,凹凸分明的身段勾勒出淋漓尽致的曲线。黑艳的眼睛眨也不眨,眺望着江水,里面闪烁着激动、兴奋、期盼的火焰。

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,一只乌篷艇仔缓缓泊岸。一个高大彪悍的年轻后生举着长篙,铁塔般伫立船头。

这时,阿娇拾着直没江中的麻石台阶而下,细高的鞋后跟也无碍她那体态的轻盈┅┅

我立刻拔地而起,如影相随。

在这里必须声明一点∶我不是偷窥狂。试想∶1933年的往事,竟然在我的梦中重现,或者说,我以旁观者的身分进入了另一个时空,而且能体味到所有的细节,这简直是一种不可思议的┅┅诱惑!

┅┅

诱惑无声无息地牵引着我跃上船头。

阿娇倏尔消失在那蓝布帘子后面,我默然驻足。我站在船甲板上,如一只鱼鹰,环顾四周,芦苇萧萧,突然惊起几只白色的水鸟,箭一般远去┅┅如果我的方向感准确的话,这里是“丫髻沙”位于珠江南河道,广州鹤洞桥与洛溪桥之间。

我知道,这里是珠江土著“蛋家人”的聚集地,迄今,仍有一百多个蛋家后裔在此定居。他们一直操持着祖业∶打鱼、捞虾┅┅从陈炳和阿娇的对话中,我得出以下推论∶阿娇的母亲是蛋家婆,因此,阿娇出身于贫苦的渔家。

我曾读过一篇文章,说蛋家女子长年艇,故而“丰胸盛臀”,所以,阿娇的体态健美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至于这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,想必是阿娇的情郎。

他们本应快乐厮守┅┅终其一生的,但,在那些年月里,幸福,不过是虚幻的泡影。

一阵阵欢娱的呻吟声,从那蓝布帘子后面洋溢出来,然后,船身开始左右摇晃┅┅

此刻,谁又意去惊扰这一对“苦命鸳鸯”呢?我干脆坐下来,守着船舱,也算是为他们“把风”吧!

虽然我只是一个┅┅飘荡在梦中的幽灵。

阿娇那细微的声音,宛如风中的叶子,飘到我的耳畔∶“灿哥,我┅┅我好想你啊┅┅”

名叫“灿哥”的小伙子激情地回应着∶“阿娇,我也是┅┅想死你了┅┅”

“灿哥┅┅用力!用力要我┅┅”

“哦┅┅阿娇┅┅这样┅┅够不够力?”

我的脸颊微微发烫┅┅可是,我又不意离开他们。我觉得∶所有两情相悦的性爱都是美丽且圣洁的,它跟我昨夜梦见的肮脏和猥琐,截然不同!

正如此刻,我在随波飘荡的小船上,听着充满了浓情蜜意的话儿,我的心灵┅┅也在分享着他们的幸福。

“啊┅┅灿哥┅┅我好快活┅┅”这时,阿娇忘情地叫唤起来。紧接着,是一串雨点般清脆的身体撞击声。

阿娇急促地喘气∶“啊┅┅灿哥┅┅不要┅┅快停下来┅┅”

“为什么┅┅?”

“不要射在里面┅┅会┅┅会怀孕的┅┅”

撞击声嘎然而止。

半晌,才听见阿娇幽幽地问∶“灿哥,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?”

“不┅┅”小伙子嗡声嗡气地回答,说∶“我在生自己的气┅┅是我没有本事,让你去┅┅受罪┅┅”

阿娇微微叹息∶“不怪你┅┅只怪我命苦┅┅”

“阿娇┅┅要不┅┅跟我走吧!”小伙子突然大声道∶“咱们有手有脚,哪里找不到一日三餐?”

“可是┅┅家里人怎么办?”

一阵江风吹来,芦苇荡哗哗地起伏,芦花如雪花,漫空飞舞。暮色┅┅越来越浓了。窗舱里火光一闪,继而透出黄晕的光。

阿娇的声音隐隐约约,带着一种无奈的哀惋∶“我阿妈┅┅还有你阿爸┅┅都老了┅┅咱们一走┅┅谁照料他们?”

小伙子默然。

阿娇接着说∶“灿哥┅┅再忍一忍吧┅┅早晚有一天┅┅我跟你┅┅远走高飞!”

“阿娇┅┅我是怕你┅┅吃苦┅┅”

“灿哥┅┅有你在┅┅我不怕!”

听到这里,我的鼻翼发酸,我忽然无比地憎恨那座西关大屋。曾几何时,我还在网上呼吁∶“┅┅不能为了城市改造而破坏古老的建筑┅┅”现在我终于明白∶西关大屋,不过是一座关押着人性和自由的监狱!

对于一个民主的社会而言,它还有什么继续保留下去的价值?

“灿哥┅┅你┅┅还想不想要?”阿娇的呢喃打断了我的联翩浮想。

“想啊┅┅可是┅┅”

“灿哥┅┅你不意┅┅要我这里?”

“阿娇┅┅你┅┅”

“灿哥┅┅我整个人┅┅都是你的┅┅你要吧┅┅要吧┅┅”

风儿不知不觉地,把帘子掀开一角,我微微侧目,正好瞥见船舱里的春色。

阿娇匍匐在竹篾凉席上,撅着她那令我赞不绝口的丰臀,而“灿哥”则跪在阿娇的身后,胯间挺立着昂然的雄起。

阿娇伸手去自家的私处蘸了些黏黏的蜜汁,然后,将其均匀地涂抹在自己的肛门上┅┅

她的动作既轻巧又柔媚,她的脸色红润,如娇艳欲滴的海棠。

灿哥不无担心地问道∶“阿娇┅┅你┅┅不会痛吧?”

阿娇回眸,嫣然一笑∶“你放心┅┅我都惯了┅┅快,来要我!”说罢,主动地┅┅把情郎的阴茎按入深陷的臀沟里。

“灿哥┅┅插进来┅┅”

只见那鹅蛋般的龟头揉了揉菊花蕾,接着“噗嗤”一声,被阿娇吞没┅┅“阿娇┅┅好紧啊┅┅”

“灿哥┅┅你别动┅┅让我来┅┅”

船儿随波荡漾,阿娇随着船儿的悠悠起伏,极有韵律地前后套弄。

煤油灯的光线很柔和,而天空不知何时,已变成深邃的墨蓝,月牙儿挂在树梢,俏皮地微笑着┅┅

我坐在拂面不寒的风中,静静地看着,我竟然没有心跳,竟然没有情欲,我觉得眼前的合欢很美,如一支流淌在琴弦上的┅┅小夜曲。

就在这时,一颗流星划破夜空,朝远处的江心急坠,然后,岸边传来一阵阵急促的狗吠声,和纷沓的脚步声。

我预感到了┅┅不妙!

我忽地站起身来!

┅┅

却发现┅┅自己坐在床上,头顶上方,一盏明晃晃的电灯泡无风自动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